f2dapp成年版抖音

   与会者当中还是有不少心系正事的,催促着议程赶紧开始,毕竟,在当前人心惶惶、各做打算的背景下,大家能悉数到场地商议,实在弥足珍贵。

   议程重点在于,香江银行业公会是时候采取行动了,这毫无异议,但具体如何加息,来体现银行业对港元的支持呢?

   目前的讨论成果是,调高储蓄存款的利息,可相关幅度又有各自不同的利益考量,一厘好像不痛不痒没有意义,两厘又似乎高了各家银行有顾虑,要不折中一点五厘试试看……简而言之就是,前怕狼后怕虎地一时之间确定不下来。

   轮到广受期待的高爵士,代表香江银行业公会主席有利银行,以及高益银行、香基银行等等高益一系银行成员,正式表态时,现场气氛又开始弥漫着火药味。

   因为高爵士说话少有地尖锐,“我认为,调高多少储蓄存款利息,实际上是在反映拥有港元存款业务的银行,对港元抱着多大的信心。如果连银行都对港元失去了信心,那还指望商家、民众,去接受和使用港元吗?”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更倾向于加息一点五厘,真的只是最起码的表态而已。”

   “但是,我不认为,这项措施推出后,会取得什么实际成效,因为在港元面临崩溃的危机里,财政司代表正府,做出决断,宣布加息,才具备真正的公信力。”

   说到这里,高爵士情绪激动起来,啪地锤了桌子,嗓门也高了,“我始终不明白,港元的局面,都崩坏到了如此触目惊心的程度,为什么财政司还没有采取任何稳定港元的措施?”

   “在其位谋其政!目前商业场所拒收港元的苗头,已经开始出现了,财政司难道忘了港元才是香江法定货币吗?港元兑美元汇率都已经跌破八了,财政司为什么拒绝考虑新的货币政策,以适应新的国际金融形势?”

   说到最后,高爵士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到了财政司彭励治的脸上,那意思分明是,你到底会不会干工作?

   早有心理准备的财政司彭励治,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瞥了一眼惠丰大班沈弼,示意其,赶紧发声,打击一下高弦的嚣张气焰。

   不成想,沈弼恍若未觉,低下头,津津有味地看着文件。

   甜甜少女慵懒写真

   财政司彭励治更气了,你个老滑头,指望不了别人,那自己上,又如何!他迎着高弦的目光,阴阳怪气地反击道:“高爵士对正府的指责,简直和中国方面一模一样啊。”

   高爵士冷笑一声,“少扣大帽子,身正不怕影子斜,现在我们讨论的是,财政司有没有尽职?能不能避免大家亏得底裤都没了?”

   财政司彭励治环视会议室,发觉正治牌确实没用,在座众人,谁没见过世面啊,怎么会被大帽子忽悠住,现在高爵士开炮,正好反映出了绝大多数人的心声,说说,港府到底怎么打算的呢?难道真要不顾大家死活地,彻底把香江繁荣变成威胁谈判的筹码?

   顶着众人的目光,财政司彭励治垂下眼帘,大萝卜脸不红不白地辩解道:“香江的经济成就,得益于正府长期奉行的不干预政策,财政司也是在遵循这一成功经验。”

   高爵士哑然失笑,“眼看着大船都要沉了,我们快被淹死了,还挂着什么旗,有意义吗?更何况,现在不是越来越多地达成共识,不干预政策的前面,还应该加上个积极的定语吗?”

   “在座各位,谁不知道沧海桑田、时移物换的规律,和穷则变,变则通的道理?如果你真的如此因循守旧,抱着死教条,那真的不胜任财政司!”

   撕到这种地步,财政司彭励治哪里还保持得住自己的绅士风度,当即反唇相讥道:“高爵士如此大义凛然,可高氏的银行集团,还不是大举购进美元资产,增加了港元的压力?真要追究起来,责任不小!”

   “那还不是因为港元汇率失控,客户包括外汇掉期在内的资产保值需求激增所致。”高爵士满脸坦然之色地回击道:“大家都是按照正府从顶层设计好的规则行事,哪里有错?而现在,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财政司理应与时俱进地调整机制,而不是死教条地不作为,还美其名曰,遵循不干预政策的传统。”

   这番话说下来,高弦把自己和其他人在当前港元危机当中的“自保”和“自利”作为,所可能牵扯到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而港府的不作为问题越发突出。

   财政司彭励治仍有理智,知道自己不能冒着犯众怒的风险打击一大片,无言以对的他,连忙话锋一转道:“我知道,高爵士如此咄咄逼人地向我制造压力,真实目的无非就是,促使正府采用你筹划多时,并且在小范围内实验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

   “不可否认,这套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经过众多世界级经济专家的精心优化,堪称非常完善,可操作性很强,但它真的适用于香江吗?”

   说到这里,财政司彭励治把香江“财爷”的架子端得十足,语重心长地深入分析起来,“高爵士不会否认吧,这套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取得成功的前提,是需要大量的外汇储备做保障,对于香江而言。那就是足够多的外汇基金了。”

   “可现实情况却是,外汇基金的规模才几十亿美元,而今年香江的货币发行量M3超过三千亿港元,一旦财政司决定将港元汇率稳定在某个特定水平,势必引来国际外汇炒家的持续冲击,高爵士觉得,外汇基金能挺得住多长时间的消耗?”

   还别说,财政司彭励治试图证明自己不是草包的这番说辞,倒也引得现场不少人连连点头。

   高爵士可不买帐,“你这只是逃避实干而停留于纸面的理论分析,当前我们所面对的情况是,不采取行动,港元变成废纸,近在眼前。”

   “实际上,香江的外汇储备能力,不仅仅限于外汇基金,而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一旦被采纳,首先会吸引银行,自发地套取利差,迅速建立起稳定港元的第一道防火墙。”

   “诸如此类的实际操作,还有很多,既然财政司自觉不能胜任,那我愿意分忧,组建独立运作的外汇基金管理委员会,保证五年后,外汇基金资产规模,超过三百亿美元,为稳定港元,保驾护航!”

   “什么,你想要外汇基金?”财政司彭励治当即瞠目结舌,他知道高弦有野心,但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其竟然剑指外汇基金。

   其他与会者的反应,也大抵如此,惊讶得摔碎了一地镜片,其中惠丰银行大班沈弼若有所思,原来,高弦的真实目的在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