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视频app

   【 .】,精彩免费!

   龙女挑起眉头,诧异地看着单晨子,不知道单晨子想要做什么。

   人家三剑客要杀他,他还傻兮兮地跑出来受罪?

   剑灵子仰头哈哈一笑,神情得意,傲然道:“单晨子,终于舍得出来了?”

   剑木子也跟着讥笑道:“只要把该属于我们的法宝交出来,我们自然放过,如果不是去,就算是血魔大酒楼也都庇佑不了。”

   三剑客的狂妄程度简直非同一般,俨然没把龙女放在眼中。

   气得龙女小嘴都鼓起来,没好气地瞪着单晨子,怪单晨子不争气,她都努力践行诺言,保护受到迫害的人,这单晨子却偏偏跳出来受死?

   单晨子没有理会三剑客,反而认真地看着龙女,缓缓道:“掌柜的,小的很感激的庇佑,这是小小意思,送给的,还希望不要嫌弃。”

   他取出了一个储物戒指,里面装了不少法宝、丹药、功法等修行资源。

   这些修行资源都是他在遗迹中的收获。

   他几乎将一半的收获送给了龙女。

   这让三剑客看在眼中,气得面色都变得铁青。

   艳丽无比辣妹帽美动人

   他们辛辛苦苦地追杀单晨子,为的不就是从单晨子手中抢走这些修行资源么?

   现在倒好,劳碌辛苦了大半个月,全都便宜了龙女,气死人了。

   “单晨子,这么做知道后果么?”

   剑灵子气得身体都在哆嗦。

   “单晨子,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

   剑木子、剑秀子无不愤怒怒吼,瞪着一双通红的大眼睛,眼睛布满了血丝,表情狰狞,一副仿似吃人的表情。

   单晨子却不为所动,保持着双手捧着储物戒指的姿态。

   龙女忍不住乐了,美滋滋地笑,笑得风情万种,然后她从单晨子手中拿走了储物戒指,笑着对着眼前的三人道:“们三个可以滚蛋了。”

   “不管是谁,只要是受到迫害的人,一旦进入了血魔大酒楼都可以受到庇佑,送不送礼都没关系,当然,们若是送礼,我也不客气收下。”

   龙女对着旁观的那些人开口。

   旁观的人中,不仅有客栈内的人,还有外面的杀手。

   “单晨子,多谢的礼物了。”

   龙女呵呵一笑,转身而去。

   气愤的三剑客,在这一刻很尴尬,他们停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就这样走了岂不是很没面子,如果搞事情,胆子又没这么大。

   想了想,只好冲着单晨子怒吼,道:“单晨子,有本事就一辈子不出来,不然,有好看的。”

   撂下了这句狠话后,三剑客只能无奈离开。

   虽然他们离开了血魔大酒楼,但是并没有走远,就在附近住下。

   想要进入血魔大酒楼杀手很多,惦记着血魔大酒楼产业的势力和组织也很多,三剑客本想着去找更多的杀手和势力,形成联盟,可还没有展开行动,立马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正是山海教和血魔教的人。

   这两大教派都不甘心被萧扬夺走产业,表面上又不是萧扬的对手,只能暗地里动点小手脚,这不,类似三剑客这种人就是他们争取的对象。

   双方开始密探。

   入夜。

   萧扬还在血魔大酒楼等候着,这都已经大半天时间过去了,也没见到人宗的人送赔偿款过来。

   之前放走人尊者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等人尊者回去就会送上来剩下的一百万灵石,而萧扬也给了对方时间。

   现在已经超过了时间,对方依旧没有动静,看来对方是不打算给了。

   萧扬不由得皱起眉头,轻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不悦。

   蓝娇叶蹙着好看的眉头,杏唇轻启,轻声道:“表哥,我看人尊者肯定是想赖账,难道我们真的要亲自上门一趟?”

   龙女笑嘻嘻道:“这不正好嘛,还有了一个理由对他们出手。”

   火烈鸟也咕咕咕地叫着,煽动翅膀,很兴奋,激动。

   嗜血冰蚕不时的飞起来,绕着众人转,它已经蠢蠢欲动了。

   萧扬平静道:“惦记我们产业的坏人很多,三剑客、杀手、各种组织都在外面徘徊,如果我们都出动了,有可能给他们可乘之机,所以,这一次我亲自过去就行,们就安心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通知我。”

   蓝娇叶、古倩倩扁嘴,有些不爽,不过也没有反驳,她们也清楚目前的形势,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人宗大本营。

   这里是一座适合修炼的四合院,四合院布置下了重重辅助修炼阵法,在这里修炼是外界的十多倍,哪怕是修炼谷也都无法相比。

   能够进入这里的人不超过五指

   之数,必须是对人宗有巨大贡献并且地位杰出的人才能进来。

   人尊者就是其中之一。

   进入到了四合院后,径直朝着西边院子走去。

   房间内,人宗宗主正坐着喝灵茶。

   “宗主。”

   人尊者抱拳行礼。

   “嗯,回来了?到手了?”

   人宗宗主平静问着。

   人尊者去找血魔大酒楼的大麻烦,就是他授意。

   根据他们之前的商议,血魔教让出了血魔大酒楼,必然是跟萧尊者交手了,双方必然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这个时候趁火打劫或者试探都是最合适的时候。

   听说血魔大酒楼的新东家只是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所以人宗宗主觉得正是拿下血魔大酒楼最好时机。

   人尊者神情有些尴尬,只好如实禀报道:“宗主,我们预估错误了,对方有高手坐镇,武尊二阶以上,掌握的法则之力很强大,我并不是对手。”

   “那也没什么,本来就是试探情况。”

   人宗宗主罢手,不以为意。

   能拿下血魔大酒楼自然高兴,拿不下也没什么,他也没放在心上。

   话都说到这里了,识趣的人也该退出去了,然而,人尊者并没有离开,还杵在这里。

   “还有什么事情?”

   人宗宗主问着。

   人尊者只好道:“萧尊者太过于强大,我们交手了,我败了,他愿意放我们走是因为他要求赔偿三百万灵石。”

   他说的很尴尬,面色也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