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在线app观看

   小娟的小本本上的账一个个被划掉,当最后一个账划掉之后,小丫头高兴抱着李栋大脑袋亲了一下。

   本来还为最后一块腊肉被拿去抵债不高兴被小娟这一亲,不快忘记了。“小娟,晚上咱们吃肉包子。”

   “不要。”

   小娟一把松开李栋,张开手拦着李栋。“肉罐头要留着过年吃。”

   “别啊。”

   李栋可不干了,自己可不想再吃粗粮,真的割嗓子。“小娟,你看,爸,白天干活晚上去钓鱼要熬夜,不吃点好的可不成,这样爸多钓几条鱼,多卖钱。”

   谁知道,韩小娟竟然有些不太想着李栋去钓鱼,虽说小娟不知道啥是投机倒把可也知道偷偷钓鱼去卖不是好事要被抓起来的。“爸,咱们不钓鱼好不好,要被抓的,咱们好好上工挣口粮。”

   账都还清楚了,韩小娟觉着爸爸好好干活,挣工分挣口粮就挺好,钓鱼去卖被抓住要被批斗,小娟可是见过批斗的可吓人了,小人不想新爸爸被批斗。

   李栋咧嘴笑笑。“放心吧,爸打听了清楚了,最近这段时间民兵都没在巡逻,爸会小心点。”

   不钓鱼是不行了,自己可是准备下次回去多带几只野生王八呢,八百一只,这可都是钱啊。白天干些轻快的农活,八个工分挺好,晚上偷偷去水库钓鱼,别说,这一天至少三两只王八。

   小日子过的还挺舒坦,好多年的睡眠问题都给治好了,白天干了一天活,晚上再钓会鱼,回到家里那是分分钟就入睡了。

   “不成了。”

   清纯少女别样美

   第二天起床腰酸的不成了,头天收割高粱,李栋想要偷懒都不成,挑着高粱穗,来回一下午,这不第二天肩膀酸疼,腰杆子都撑不起来了。

   一定得找理由请一天假,轻松一天,最好混过去挑高粱穗,等高粱收割完了,再回去,真不怪李栋懒,换任何一个四十年后的农民都撑不住,别说李栋这个多少年没干过农活的人了。

   拔草,整理地,偷吃点玉米啥的,还成,这一上重体力活,李栋真撑不住,干了一天就不想起床了。“不成,我要进城吃点好的轻松一天,就说去走亲戚。”

   李栋收拾被单,五件女式衬衫,四件男士衬衫,自己留一件穿一件。其他发卡给小娟留两个,还剩下五个,电子表,李栋掏出来一看懵逼了。

   电子表坏了,两都坏了。“咋回事啊,怎么坏了,拼多多坑人啊,回头一定给他差评。”电子表李栋还准备卖个高价呢,现在内地这东西少见,不说几十块了,五六块钱一个还真不怕卖不出去。

   这下好了,坏了,卖不了啊,真是见了鬼了。“灭虫灵,三瓶,五件女式衬衫,两件男士衬衫,留下两双丝袜,那就还剩下十双丝袜,其他的东西,打火机,这玩意市面上没有。”

   本来带了一盒一百一次性打火机,现在只剩下两个,家里留一个卖一个,还有一些零散小东西,李栋收拾一下用被单包裹好,实在家里没其他可以装的工具。

   下次回去一定要准备点布袋,最好弄了皮包,李栋心说。“先去找国富叔请假去。”

   韩国富一家刚起来,两个媳妇在做早饭,这几天干重体力,一早都吃的干的,菜里也多放了一些菜油,不得不说这和李栋还有点关系,十斤菜油各家都分了些。

   韩国富家上次送了十斤大米,换回来二斤多菜油,家里菜油稍微富裕了些,这不加了点菜油,总算有些油水了,这不菜汤里都漂油花了,倒是韩国富家里李春花时不时小声嘀咕几声,造孽放这么多油,不知道节省,不会过日子。

   “国富叔在家吗?”

   “谁啊,这一早。”

   “是我啊,李栋。”

   “李栋叔。”

   韩小浩一听是李栋,撒腿就跑,村里娃子都喜欢李栋,为啥,平时跑腿,帮着做点事情都有吃的,要不一块奶糖,要不一口罐头,小孩子恨不得把李栋当成亲爸爸。

   果然见着韩小浩跑来开门,李栋掏出一奶糖放韩小浩手里,可把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羡慕坏了。

   李春花见着一把夺过了。“这孩子,吃饭了,还吃啥糖果,奶奶帮你收着,过年吃。”

   韩小浩鼓鼓嘴,看着李栋,咋的叔,你不能偷偷给啊,李栋无奈笑笑,开啥玩意,肯定要当面给,要不这糖果价值可就打折扣了。

   小屁孩,学着点吧,李春花见着李栋一进门就给孩子奶糖,本来板着脸立马多了点笑容。“当家的,李栋找你有事。”

   “啥事啊?”

   “叔,是这样,这不前些天城里亲戚捎了东西过来,我就想进城去看看。”

   “是该进城看看。”

   “带点啥啊。”

   “前几天小娟想吃鱼,我本想钓几条,没曾想鱼没钓到倒是钓了几只甲鱼,我就想带过去算一份心意。”韩国富和李春花听到李栋带甲鱼进城走亲戚,脸色古怪起来对视一眼。

   这娃,啥都不懂啊,甲鱼这玩意为啥叫王八,这不是好东西啊,吃肉啊,这年月那条河里不淹死个人啊,投河,扔河里女娃子,这玩意都吃。

   这也是农村人不吃这玩意的原因之一,一个不好吃,没调料味道腥臭,一个就是没啥肉,再有就是这个原因淹死死孩子,投河找不到尸体,外加是死的动物啥的,八成都被这玩意吃了。

   这些李栋都不知道,甲鱼好东西,多补啊,吃的多好,韩国富和李春花没说啥,韩国富批了李栋一天假,李栋乐颠颠回到家里收拾收拾准备进城了。

   “乖乖在家看家,回头爸给你带好吃的。”

   李栋背着被单包裹提着两王八就出门了,早点出门太阳出来之前刚好赶到公社,十多里地李栋走起来倒是没有先前那么气喘吁吁了,可挺累的,摸了一把汗,掏出早上蒸的包子啃了几口。

   竹筒里带着早上煮的米汤,喝了一口顺顺瞅瞅供销社开门了,李栋去买了一包渡江带烟嘴的,一包竟然要四毛四分钱啊,真不便宜啊。中华不过这个价格,可惜供销社没中华,要不见着老乡来一根华子多有面子。

   摸摸口袋里还剩下一块七毛钱六分钱,这钱可是好不容易从小娟小金库里扣出来,小丫头手紧的很,这不出门才给一块钱,幸好韩卫国那一块钱李栋没还了。

   “老乡等车呢?”

   李栋问了供销社的人来到等车的地方,好家伙啥都没有,连一牌子都没,真是够节省的。“拖拉机啥时候到啊?”

   “拖拉机?”

   “小伙子多久没坐车了?”

   “好几年了。”

   李栋心说,咋的,难道换客车了,那敢情好啊,拖拉机走着土路颠簸的不要太多灰尘啊,一路吃灰,李栋还真有点不乐意。

   “难怪了。”

   正说话呢,一马车赶了过来,这是三匹马的大马车,赶车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黝黑铜的,精壮的汉子。“吁。”

   马车停下来,李栋看着一个个爬上马车的等车人,愣住了什么情况。“小伙子,愣着干啥,上车啊。”

   啥,别闹啊,大爷,这是马车啊,你开玩笑的,不是拖拉机嘛,咋是这玩意。

   拖拉机开玩笑,二毛钱傻子坐,太豪橫,再说柴油不要钱太贵没人坐,跑个锤锤。

   “上不上车啊,不上走了。”

   中年车把式,可不会惯着李栋,这年月服务爷,没错服务的是爷,消费是孙子,供销社,国营饭店,百货大楼,你进去就是孙子,不卖滚蛋。

   国营饭店曾经放着不许打顾客宣传牌,没错不许打顾客,怕不怕?

   “上,上。”

   不上难道还能走去,李栋无奈好歹有个车坐,车钱倒是不贵五分钱,两根华子的钱,李栋放好包袱,马车就出发了。

   “大爷。”

   李栋靠坐在一穿着不像农民的大爷边上,掏出自己带嘴的香烟。

   “哎呦,小伙子,行啊,抽带嘴的。”

   “哪里,家里给了,说是出门在外的。”

   “这娃子。”

   大爷乐滋滋把烟接过来,李栋掏出火机给大爷点烟倒是吓了大爷一跳。“啥玩意?”

   “火机。”

   “火机?”

   一车人都愣住,这是火机,别骗我们,火机咋的长成这样,一次性火机,李栋才想起来,这东西六十年代rb造出来到八十年代末期沿海地区才仿制出售。

   “一亲戚带回来,说是小鬼子造的。”

   李栋打火,火苗调大,一群人看稀奇,别说坐车的没见过,赶车的车把式也算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见。

   火机的闹腾,大家对李栋多了一份敬意,小鬼子东西都能用上,还抽带嘴烟,小伙子不简单,家里别是啥干部吧。

   这年月,干部可是老百姓羡慕对象,住小楼上厕所不出门,吃商品粮,吃好喝好的。

   这一路聊开了,李栋这个第一次进城‘乡巴佬’靠着几根带嘴烟,可是得到不少消息。

   “你们说说,现在城里这都成啥样了。”

   “咋的,大爷?”

   “城里现在乱糟糟的。”

   大爷吧嗒一口烟,车子快接近城里了,路边多了不少推独轮车,或是挑担子,或是拉着木板车的农民。“你瞅瞅,这些农民不好好种地,见天的跑城里。”

   李栋瞅了一眼,挑的担子上多是蔬菜啊,车子上也差不多,这是进城卖菜的农民啊。这年月可以进城卖菜了,李栋有些不敢相信,不抓投机倒把了嘛。

   “抓啊,可人家说了,农民吃不完多余农产品,不算投机倒把。”

   “唉,这世道啊,乱了,年前还小偷小摸的,现在就差正大光明了,你说这世道是不是乱了。”

   李栋心说,那是邓公开始掌权了,年底不定就盘掌控局势了,滚滚大潮就要来了。这一车人,只有李栋明白,这以后卖菜卖东西会更多了。

   来到城里,李栋转了一圈,现在卖菜的农民还不算多,而且还都是在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卖,巡逻的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的太凶,没人管你。

   当然现在一些小贩还不敢明目张胆卖东西,好一些都是提着包偷偷拉人,李栋边观察边学习,这年月做生意也挺难啊。

   谁也不知道政策会不会突然变了,松了紧的事又不是没发生过,这可是掉脑袋的事谁也不敢开玩笑。

   “同志,抽烟。”李栋摸了摸包裹,刚去百货大楼看了里边女士衬衫卖着八块钱,还要布票。

   李栋准备买六块五块,再少要点布票想来好卖,至于到哪里卖,李栋已经有心里打算了。

   “哎呦,带嘴的啊,谢谢你了,小同志。”

   “同志,我给你打听个事,纺织厂在哪边,我妈让我把东西交给我表姐,可这里我第一次来,找了半天没见着纺织厂啊。”李栋抹了一把汗珠子,急是真急去,转了一圈真没发现纺织厂。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走到头,左边就是。”

   走到头,啥情况,李栋看了一眼,走到头不是得到江边了,四五里地呢。“谢谢你同事。”李栋无奈,这年月公交车就不想了,打的更别谈了,只能靠一双腿了。

   难啊,不过为了发家致富,忍着吧。